她仗着出淤泥而不染的脸,肆意妄为甩也甩不掉,像个狗皮膏药!

------

“放开我!”

洛心似虽然疼的眼睛睁不开,但幸亏聪明细胞还占领着脑子的高地。

放开?

她把许君当成了救命稻草,放是不可能放开的!

下飞机之前都不可能放开!

“你是狗皮膏药吗?”

“膏药:遵循中医辨证论治及中药的功效、主治与归经,过渗透入皮肤,内传经络、脏腑,起到调气血、通经络、散寒湿,消肿痛。”

脏腑调气血?

呵呵。

许君现在气的五脏六腑都疼,他用手拄着自己的头,无奈的叹了口气。

归经?

有毒吧你?

洛心似此时已经胃疼到恍惚,只能通过这样说说话转移注意力。

她倒是真的希望现在有一剂膏药,稍微缓解一下翻江倒海的腾。

空姐看洛心似死死的抱着冰块脸的胳膊,心领神会。

旁边的乘客们更是看热闹不嫌事大!

许君现在才发现,自己在被诸多乘客行注目礼。

众目睽睽,他也不好继续硬扯旁边的人,小姑娘人长的不错,不过人难缠了些。,

不能强攻只能智取!

许君按了呼叫灯,让空姐拿了一杯温开水过来。

“喂,喝水。”

“我姐说不能随便吃陌生人给的东西!”

“空姐给的,不喝渴死你。”

“空姐也是陌生人……”

逻辑满分,这家伙可真是难缠的家伙。

许君原本想让她接下水杯,放开自己,看来这招行不通。他举着水杯,正踌躇之时,飞机一晃悠,水没拿稳,洒在他衬衫上!

这一波神操作,许君可真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。

手包不知道什么时候滑行到自己和旁边这个狗皮膏药姑娘中间去了,许君为了拿里面的纸巾,只能在不引起其他乘客注意的情况下:右手绕过去拿手包。

他拿到手包很高兴,但却不知道自己的戒指被洛心似的针织衫勾住了!

深夜航班,不多时,机舱就关灯了,许君也就没注意这事。

洛心似本来已经睡着了,现在是被捏醒的。

被旁边的许君给捏醒的。

许君对飞机降落着地那一下有心理阴影,每次飞机降落他都特别紧张,手会不自觉的抓着两旁扶手,但没想到洛心似的手什么时候放在那里,因为害怕他也顾不得了,顺势攥住洛心似的手,光是攥着还不够!直捏的生疼!最后竟然捏成了十指相扣。

扣的洛心似直皱眉头,心里腹诽:

生理型胃疼,心理型心疼,外力型手疼,她洛心似这是要交待在飞机上还是咋地?

这人在囧途的滋味可太难受了。

不过?这人不会是打算占便宜吧?

从小到大,她这可是第一次被男人攥着手……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